首页>人文财经>思享汇

刘尚希:要有基于风险决策的财政政策新思维

作者:本报记者 任焱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8-16

  近日,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举行的《财政蓝皮书: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9)》发布会暨“上半年宏观形势与财政政策”研讨会上,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在当前充斥着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宏观调控的逻辑需要被重新思考,财政政策也不应再被单一地看待。应当从风险管理的角度,同时放在经济和社会领域中思考财政政策的逻辑。

  对传统宏观调控政策的反省  

  一直以来,财政政策都是被当作经济政策来看待的,在刘尚希看来,事实上,财政政策身兼二职:用于宏观调控时,财政政策显然是经济政策,但在社会领域,财政政策发挥的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作用,就是社会政策。这从财政支出的构成中也可窥见一二:不仅有经济性的支出,还有社会性的支出,且近年来越来越多,增长速度远远快于经济性支出的增长速度。刘尚希认为,这说明当国家进入到当前的发展阶段,财政的作用愈加凸显,因而我们更需要在理解财政政策时从多方考虑。

  事实上,放在当前的背景下,从宏观调控的角度思考财政政策也需要进一步反思。

  过去在实施财政政策应用的是一种确定性的逻辑,即采取的措施一定会产生效果,主要在凯恩斯的需求管理框架中分析和研究财政政策。当时,一般认为财政政策是管理需求最重要的手段之一,也就是将财政政策放在了“三驾马车”里看。此时,财政政策的抉择是事后的抉择——是往往等到问题非常严重时才采取相应的政策措施,是取决于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所进行的选择,如,扩大投资、刺激消费等。

  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我国采取的四万亿刺激措施就收到了效果。但在如今这个发展阶段,在面对同样的问题时,我国若采取同样的措施是否还会有效果呢?确定性是否依然存在?刘尚希说,这种基于确定性思维的分析框架已经无法满足现实宏观政策需要。

  在当下全球化、社会转型、经济转型的背景下,内外因素交织叠加形成的一系列结构性问题已经很难用传统的理论进行揭示了,过去看到的确定性逻辑已经不存在。现在,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不确定性。

  在前不久举办的G20大阪峰会的主题即为全球面临的巨大不确定性。显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切入全球化的过程中,我国的发展也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在面临巨大不确定性的新世界观下,如果继续用传统的确定性思维,政策措施就不一定会有效果。事实上,当前我们已经感觉到类似的政策效果的边际效应正快速递减。因此,刘尚希认为,应当根据新形势去创新宏观调控。要创新宏观调控首先应当把宏观调控纳入到公共风险管理中来,不能仅仅就宏观调控去看宏观调控。公共风险的管理应是在更高的层面,只有纳入到公共风险的管理框架中,宏观调控才不会制造风险。

  稳预期为何如此重要?  

  刘尚希介绍,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看,经济运行情况主要取决于行为主体的预期情况,行为主体的预期趋稳,经济就会趋稳。从这一点看,稳预期就成为了其他方面实现“稳”的前提条件和基础。

  从经济角度看,市场主体的预期是最重要的。市场主体即企业、个人、消费者、投资者、经营者等等。这些主体的预期决定了他们的行为——是否进行投资,是否进行消费。当前,投资较为低迷,消费力量也不足。那么,在当下不确定的环境下如何稳定预期?怎样给大家吃颗“定心丸”?并且如何让这颗“定心丸”质量更好、更有效?

  现代社会的不确定性,代表着风险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导致难以稳定预期,中央提出“六稳”,关键是稳预期,实际上就是要减少不确定性。稳预期是当下的头等大事,是宏观政策面临的首要任务。他说,稳预期不仅要靠经济手段,还要从社会层面和国际层面出发。稳预期既可以用政策措施,同时也应当采取改革的手段。既要有政策,解决短期的一些问题,同时也要通过改革完善制度,创新体制机制去解决一些长远性的问题。

  要稳预期,还需降低经济的不确定性。刘尚希介绍,经济不确定性有两个层面的原因,一方面,市场机制本身自身有不确定性,另一方面的不确定性来自于政策导致的不确定性。另外还有种种不确定性是合成的,不一定是某个主体制造出来的。

  其中,政策导致的不确定性方面,他说,从各部门政策的制定,政策目标以及措施来看,出发点都没有问题,但往往从整体来看就会产生冲突。现在出台政策的频率比较高,当新政策出现,市场主体往往会用其覆盖原有政策。若原有政策还未失效,前后政策都要执行,且存在不协调的地方时,就会让市场主体无所适从,微观主体的合规成本、合规风险就会大大提升。这种合成的不确定性是最难解决的。那么,怎么加强部门间政策的协调性以及前后政策的协调性?刘尚希认为,这一类的不确定性问题只能通过政府自身加以解决。他说,依旧是要靠调整思维方式。

  财政政策的新思维  

  刘尚希提出,财政政策的新思维就是要从过去的确定性思维变成不确定性思维,找到确定性,实现我们的目标和任务。要从公共风险管理中看财政政策,此时的财政政策既要对冲经济领域的风险,也要对冲社会领域的风险。

  他介绍,基于风险决策视角的财政政策新思维,体现为三个方面:一是树立不确定性思维的财政政策理念。要从传统的确定性政策分析框架中跳出来,在公共风险与财政风险的权衡之中制定、调整和完善财政政策,把不确定性纳入政策分析框架之中,积极财政政策才会更加积极有效。二是财政政策要注入宏观确定性来稳定市场预期,稳定预期就能稳住大局,进而使我们面临的公共风险最小化,让不确定性收敛到市场之内。三是基于公共风险管理来创新财政政策。

  从风险的角度来说,最终衡量财政政策的标准之一是其是否能帮助微观风险出清,实现公共风险的收敛。具体体现为能否实现三个目标:一是通过稳定微观主体预期来实现社会总供需的良性循环。二是通过促进就业和人力资本积累,来实现公共服务供需良性循环。三是通过维持流动性和长期融资来实现金融供需良性循环。此外,他提出了基于公共风险的制度变迁观,他认为如果制度变迁滞后,政策不完善,那么,不确定性扩大,市场中风险不能出清,就会转化为公共风险,导致微观主体成本普遍上升。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就是针对公共风险,由于风险是无界、无形的,因此我们对风险形态要有穿透性的认识,要以改革来推动制度优化,更好地化解公共风险。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
北京p10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