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我与我的祖国 · 思忆抒怀

泥土恋歌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9-23

  乔秀清

  我捧起泥土,观察宇宙洪荒的原态,解读人类文明的历史;我亲吻泥土,倾听来自天籁的声音,吟唱山川万物的恋歌;我魂系泥土,放飞游子思乡的心灵,领略回归自然的酣畅。

  我深深地眷恋故乡的泥土,因为泥土养育了我、我的父亲、父亲的父亲,我的祖祖辈辈都在泥土里耕耘。不仅如此,泥土还养育了人类,养育了万物,可以说,泥土是人类和万物神圣而伟大的母亲。

  我是在泥土里长大的农民的儿子。广袤的冀中平原是我生命的摇篮,而泥土则是我生命的根基和本源。参军远离故土,我情系故乡的泥土,因为泥土里有我儿时的欢乐、彩色的梦幻、心灵的期待,泥土里更凝聚着我遥远而缠绵的乡思!

  泥土不仅是我生命的源头,也是我涅槃的归宿。我知道,在浩瀚的宇宙时空中,在苍茫的大地上,我非常渺小而平淡,但我对泥土的情感是无边的。

  自从脱离母亲的怀抱,我最先接触的是泥土。故乡的泥土是褐色的、松软的、温情的、芬芳的。在故乡的泥土里,我从坐到爬乃至站立行走,每天都沾一身泥土。跌跌撞撞的我,目送日出日落,斗转星移,我告别了金色童年,在泥土里渐渐长大了。泥土里有我流逝的岁月和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

  时光荏苒,物是人非,许多往事已悄然远逝,只有故乡的泥土在我心灵深处散发着幽幽清香。

  儿时在泥土里翻滚爬行,那遥远的踪迹依稀可见,似乎一刻也没有在我记忆中隐退,那是我留给世界最初的也是最纯朴的童话。母亲是这个童话的第一读者,她从这幼稚的童话中开始解读我的未来。

  我慈祥的母亲啊,忘不了,你把浑身沾满泥土的儿子抱进黄铜水盆里,用清水给我洗身。在母亲的眸子里,赤裸裸的婴儿就像平原上喷薄而出的红日,那是母亲心灵里无与伦比的美丽和无可替代的希望!

  故乡的泥土给了我诸多的童趣。

  春天悄然来到平原,大地泛出晶莹浪漫的绿色。泥土里钻出嫩绿的小草和各色的野花,使我陶醉、使我疯狂,也使我迷惑!那小草、野花还有大片大片的庄稼,在我儿时的视野里简直是无法理解的神奇。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懂为什么泥土里会生长出这一切植物,我只当是大地母亲对人类的馈赠!

  平原的盛夏,太阳把全部炽热倾泻给乡村。村童们常常在树荫下的泥土里玩弄,躲避炙热的酷暑。我和童年的小伙伴们在泥土里玩石子、玻璃球、杏核儿,听着林间鸟儿的啁啾,心身融入自然,无忧无虑的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自由自在、无比快活的小鸟。雷雨过后,我们几个乡村的调皮蛋又凑在一起,各自弄来一堆泥巴,捏成泥盆,在地上猛劲的摔,那嘭嘭的响声震荡了寂静的村庄。那是泥土的声音,自然纯朴、清脆响亮,伴随着麦浪摇曳的沙沙沙的响声和布谷鸟远了又近、近了又远的鸣唱,汇成了大平原丰收的乐章。

  不错,泥土能发出声音,这是乡村孩子天才的发现。我曾经多次捧起故乡的泥土,在耳边倾听那来自天籁、来自远古的窸窸窣窣跳跃的音符,相信那是世间最奇妙动听的音乐。

  秋天,平原上的农民收获着喜悦,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则尽情地品尝着丰收的甜美!但是,我们没有忘记泥土,她像刚刚分娩的母亲,似乎有几分疲惫,需要静养。就让秋风把我们一首首儿歌传送给大地、渗透给泥土,那是我们对母亲的酬谢和回报!

  雪花飘洒的冬天,平原上一片皆白。泥土亲吻着来自天空的白色精灵。天地的契合,在我眼前展现出一个银装素裹、玲珑剔透的世界!我在泥土上堆起雪人,那是天地的结晶,也是我幼小心灵滋生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萌芽!当雪人在阳光下渐渐融化的时候,我感悟到,作为天地之间的人,是世间最尊贵的生命。

  呼啸的狂风能把泥土卷上天空,最终,泥土回落大地紧贴母亲的胸膛。

  喧哗的暴雨能把泥土冲刷千里,最终,泥土还是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

  泥土对大地的赤诚和眷恋是永恒的,任何力量都不能改变其初衷。

  从儿时开始,我眼巴巴看着一个又一个先辈和乡亲回归泥土,长眠地下,在大平原的泥土里安息。故乡的泥土以其宽厚的博大胸怀拥抱她的儿女,不论贫穷富有,不分高低贵贱,泥土给予他们同等的厚爱。这正是泥土公正坦荡、博爱包容的品格。

  离开故乡越久,对泥土的思念越深。

  生命是短暂的,泥土却是永恒的!

  几十年的军旅生涯,我的足迹遍布江南塞北,天涯海角。无论是在风雪高原、崇山峻岭,还是在边陲草原、戈壁大漠,四处漂泊的我,心灵深处总是散发出故乡泥土的芳香。

  泥土把我的心灵溶化了!

  我把全部情感溶化于泥土!

  诗人说:不要把自己当作珍珠,那样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要把自己当作泥土,让别人踩出一条路。

  泥土不仅朴实谦逊,而且有献身精神。可是,在当前激烈的竞争中,谁不想成为璀璨夺目的珍珠?又有几人甘心成为泥土呢?

  清人龚自珍“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千古绝唱道出了泥土精神的高雅,然而又能触动几个人的心灵呢?

  恕我大胆直言,在中国,最具泥土精神的是农民。

  民以食为天!这是尽人皆知的道理。可是食从何来?农民!几千年来,世世代代的农民在土地上辛勤耕耘,才使华夏儿女得以生存繁衍。这种惊天动地的泥土精神使诗人发出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感叹!

  我们不忘记泥土,就意味着不忘记农村、不忘记农民、不忘记我们的衣食父母啊!

  著名音乐家肖邦带着故乡的泥土奔走异国他乡,从来没感到孤独,因为他身后站立着一个民族。

  我经常想,只要不忘记泥土,我们这个民族就有希望。

  艾青在诗中写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满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恰恰揭示了我——一个农民儿子的心境。祖国母亲,我和你一起在解放后的阳光下度过了七十个春秋。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一直保持着平原农民的本真,身上散发着泥土的味道。坦诚地讲,我愿化作泥土,和大地的心脏一起跳动;我愿泥土精神,永远在我血脉中流淌!

  (乔秀清,笔名樵夫,散文家。1946年出生,1965年参军,曾任解放军总医院政治部副主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出版散文集多部。歌词《杏花雨》被评为第九届中国人口文化奖。散文《洗脸盆里的荷花》获2010年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

  

                                          《春色满园》 林万枝/作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
北京p10赛车开奖记录